80后開酒吧虧了20多萬 窮游一年歸來賣辣椒醬

賣辣椒醬的王鵬程.jpg

今年只有27歲的王鵬程,生活閱歷卻是相當的豐富:他曾經打過七八份工;他也創業開過酒吧,但是倒閉了;還曾懷揣著1萬塊錢窮游一年。這一次,在汲取了之前的生活工作經驗教訓后,他又開始了新的人生,賣起了辣椒醬,他坦誠:“雖然是第二次創業了,但依然有信心,就像從沒失敗過。”

3年打過七八份工

2010年7月,王鵬程從重慶電子工程職業學院畢業,他學的是市場營銷,畢業后各種工作都做過,到2013年6月,3年來他一共打過七八份工:保安、服務員、發傳單、賣房子、賣建材、賣保健品、擺地攤,最后一份工作是金融銷售。“一份工作做了一年,對于他已經是最長的了。”王鵬程的同學小馮說。

“我就是想趁著年輕做不同的嘗試,年輕嘛,不用那么早就追求穩定。”王鵬程說,“做金融掙了點錢,20多萬,就不干了。”

開酒吧一年后關門

拿著做金融銷售掙到的20多萬元,2013年7月,王鵬程開了一個懷舊主題酒吧,地址在大坪龍湖時代天街2號樓10樓,80多平米的場地,取名“四年酒班”。

因為常常辦一些懷舊主題的派對,開業不久,王鵬程的酒吧就引起全城多家媒體的關注,“因為有噱頭,那時常常接受記者采訪,但對于生意并沒有真正的幫助。沒請人,我一個人扛了一年,每天從下午兩點到半夜,具體打烊時間看心情。扛了一年之后,虧了20多萬,只能關門。”

項目選擇上太主觀

在總結起酒吧關門的經驗教訓時,王鵬程說:“項目的選擇上太主觀了,既沒有經過市場調研、也沒有任何創業經驗。”此外,選址也存在著問題,王鵬程告訴記者,“一提到酒吧,大部分人都想到解放碑得意世界,我卻選在大坪龍湖時代天街,當時只考慮到這附近也有很多小區,又有新開的商場,客流量很大,其實不然,至少當時的時代天街并沒有形成氣候。”

最后,王鵬程還談到:“資金不夠,酒吧就我一個人扛著,服務跟不上,有時候脾氣來了會得罪客人,比如有的客人喊我打折,我無名火就上來了,跟你很熟嗎?然后人家就不會來第二次了。”

窮游歸來開始賣辣椒醬

2014年6月,酒吧關門后,王鵬程把桌子、椅子、音響等各種設備賤賣了1萬塊,“揣著這1萬塊,我就出門了。”王鵬程說。

陜西、寧夏、內蒙、甘肅、新疆、西藏,然后是云南、廣西、貴州、湖北、湖南,“將近一年的時間,跑了11個省、自治區,出行我都是坐最便宜的硬座,到了一個地方我就住青年旅社,做義工,都是包吃包住,一周休息一天出去玩兒,基本不花什么錢。”王鵬程的最后一站是湖南一個不知名的小山村,“我看到當地的老鄉們家家戶戶都會做辣椒醬,特別好吃,我就請老鄉們教我怎么做,他們也都很熱心。”

2015年4月,回到重慶后,王鵬程沒有找工作,開始在家做辣椒醬,“他自己去菜市場采購,回家剁辣椒,腌制,都是自己在折騰,我們也不限制他。”王鵬程的媽媽說。今年8月,王鵬程就研制出配方,找好合作工廠,還找到投資人,他的辣椒醬就上線了,一晃,又四個月過去了,王鵬程說:“有了上一次的教訓,這次要謹慎許多,但我依然是很有信心的,就像從沒有失敗過那樣。”記者 聶莎



喜歡:2
討厭:1


酒吧確實不好干,有多少人是頭腦一熱就做了,結果賠了的。。。
飛飛酒吧,2015-12-14 16:26:30

廣告合作 聯系我們 投訴建議 常見問題
備案信息:冀ICP備12022228號
新浪排球谏言堂